文學樓 > 其他小說 > 某人在網游冒充神明 > 第一卷 最強vs最弱 第七十一章 最后的準備

某人在網游冒充神明由文學樓(m.dingdian999.com)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請問……”
    他轉身一看,直接撲了個空。視野所及,連個人影都沒看到。
    “喂,我在這里。”
    沈溢微微一愣,定睛一看,差點踩到它,原來是一個木偶,此時它正插著腰,一臉憤怒的表情,狠狠地瞪著沈溢。
    然而,當木偶看清了沈溢的模樣,突然踉踉蹌蹌地退后了一步,雖然,這個動作很小,但是造成的傷害卻是巨大的。
    這無異于在沈溢的傷口,狠狠插上一刀,又隨手撒了一把粗鹽。
    要是女玩家的話,還情有可原,你一個木頭架子,湊什么熱鬧?不對,就算是女玩家也不行,他沈溢才不是什么色狼。
    來者并非旁人,正是之前與墨離大戰過的流水有意,此時的流水,仍舊維持著之前的迷你體型。
    她不得不為接下來的比武大賽準備著,因此,她必須保持這個手掌大的體型,用來加速恢復。
    流水再次看了沈溢一眼,又將之前縮回的左腿,邁了出去。
    “爆炸頭,你怎么混進來的?”
    “不,我不是……”
    “算了,算了,墨羽盟的安保力量也就這樣了。”
    雖說木偶臉上的表情,是早就設計好的,但是沈溢覺得,對方就是這個意思。
    沈溢的右腿痛了一下,原來是那個木偶,手里拿著一把鐵劍,正拼了命地,往他的右腿扎。
    “喂,傻大個!”
    “這位朋友,我不是墨羽盟的人。”
    “正好”,聽到這話,木偶的眼前一亮,雖然它沒有眼睛,它拼了命地拽著沈溢的腿角,奈何體型太小。
    “你也踩好點兒了,快帶我去,快點兒!”
    “去哪兒?”
    “你說呢,帶我去找墨盟主!”
    說完,流水又踹了沈溢一腳,不過,這點攻擊對他來說,實在不痛不癢。
    “實際上,我也在找盟主……”
    沈溢的臉上露出一絲擔憂的神色,畢竟,剛才發生的事情,實在太奇怪了。
    “哦,那就告辭了!”
    顯然,流水找錯了人,從這個傻大個身上,似乎詐不出什么有價值的信息,想到這里,它準備離開這兒。
    剛要邁步,流水的面前,出現了一把斷劍,斷劍堪堪地從她的頭頂劃過,直接擋住了流水的去路。
    “你也在找盟主吧,帶我去。”
    兩人的立場完全掉了個,雖說流水的確有些辦法,能夠找到墨離的下落,但是她也有難言的苦衷,并不打算輕易使用。
    這不,即使沈溢掏出了他那個龍頭牌打火機,打算一把火燒掉她,她也不想答應。
    兩人僵持不下,誰也不會主動出擊,誰也不會輕易松口,過了一會兒,有人趕了過來。
    “喂,大……大混蛋,你在這兒干什么?”
    隔著老遠,洛珂就看到沈溢,拿著一個龍頭模樣的面具,比劃來比劃去,不知道在干什么。
    此時的洛珂,似乎收回了之前的豪言壯語,她找來了一塊方形的頭巾,將自己的腦袋包得嚴嚴實實的。
    給人的整天感覺,更像是行蹤可疑的村婦,沈溢剛要笑出口,又想起了盟主“糟糕”的處境,他故意板著臉,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沒時間解釋了,快帶我去盟主那里,她有危險。”
    “好,我帶你去。”
    之所以讓洛珂帶路,自然是有原因的,墨羽盟的內部成員,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共享一次位置。
    沈溢沒有加入墨羽盟,自然也就沒有這個權限,現在寄希望于洛珂,能從上一次共享的位置入手,去那里碰碰運氣。
    想到這里,沈溢一把抄起地面上的木偶,將它放在了裝備的口袋中,由于體型的關系,任憑它如何掙扎,也無濟于事。
    一路無話,循著共享的地址,他們直接找了過去,好在,路不算太遠。
    剛到這里,由于角度的關系,在沈溢看來,更像是雨殤拿著冰斬劍,直接架在了墨離的脖子上。
    而那張千年不化的撲克臉,在沈溢眼里,臉上掛的,是陰謀得逞的表情。
    這不,內心緊張的沈溢,連話都說不利索了。
    “別動手,都是自己人,都是自己人……嗯?”
    雨殤和墨離一臉奇怪地看著他,顯然,被沈溢嚇了一跳。
    沒事就好,唉,自己那么擔心女魔頭干嘛,這里可是墨羽盟的地盤。臉上一陣紅、一陣白的沈溢,為了緩解心中的尷尬,他隨手將來口袋中的木偶,扔了出去。
    好死不死的,扔向了墨離這邊,雖然,盟主平時十分強勢,一副女強人的樣子,但她同樣有一些弱點。
    她的弱點之一,就是害怕蠕動的東西,流水那拼命掙扎的腿,在墨離看來,更像是胡亂飛舞的昆蟲。
    墨某人閉上眼睛,連看沒看,流水在她胡亂的攻擊下,被軟劍抽中,直接飛了出去。
    “墨盟主……是我……我是流水有意啊!”
    之前兩人還打的有來有回,自然,流水有意不可能這么弱。一來,事發突然,她準備不足,二來,她還在虛弱狀態,實際尚未恢復。
    好在,雨殤的反應極快,避免了悲劇的發生,聽到了流水的呼救聲后,雨殤右手掌一翻,從她的手中,翻出五枚冰針。
    叮、叮、叮、叮、叮
    冰針齊根沒入后院的墻上,牢牢地將流水有意釘到了這里。單從視覺效果看,雨殤很好地繼承了人體描邊大師的天賦,五枚冰針,無一例外,全都擦身而過。
    此時的墨離,在雨殤的提醒下,終于反應了過來,她一臉歉意地跑到了墻邊。
    明明流水是自己邀請來的,卻一而再、再而三地誤傷她,這不是墨羽盟的待客之道。
    流水在墨離的幫助下,有驚無險地從墻上跳了下來,她直接跳到了墨離的肩膀,狠狠地踩了幾腳,那力道,更像是給盟主按摩。
    “墨離,我不服!”
    自然,流水有不服道理的,那不是墨離該有的力量,論純實力,除了落花以外,她還沒怕過誰。
    “很好,咱們比賽的時候再見,對了,你的朋友呢?”
    流水冷哼了一聲,做了一個手勢,不大一會,她的身旁,出現了四個木偶,從款式上看,似乎和流水出自同一廠家,只是顏色不大相同。這幾個木偶的體型,倒是十分正常。
    在場的人,看到這五個木偶,微微一愣。自然,木偶們也看的到眾人的反應。
    “大黃,我們被輕視了呢!”
    “沒事兒,我早就習慣了。”
    黃色木偶將右臂伸到了嘴邊,無聊地打著呵欠,從動作來看,絲毫沒有滯澀感。
    “嘻嘻,打一場就知道我們的厲害了。”
    這話,出自紫色木偶之口。
    流水作為引薦人,見氣氛有些冷場,她開始介紹起了這幾個木偶。
    “唔,非要說的話,他們算作我的同門”,流水盡量用簡單的說法,好讓大家能夠聽懂,“他們都是一群不愿意拋頭露面的玩家,不過,不能小瞧他們呦!”
    “沒錯,沒錯!”
    這是一個粉紅色的木偶,張牙舞爪的,做出恐嚇的表情,不過,在外人看來,它更像是一個做著舒展動作的玩具,毫無危險可言。
    這時,洛珂走到了墨離的面前,然后,她湊到了盟主的耳邊,不知說些什么,說完之后,便離開了這里。
    “你過來一下!”
    沈溢回頭看了看,墨離所指的方向,只有他一個人,看來就是自己了。
    他踩著極為別扭的步伐,一點一點的,挪了過來。
    “快點兒過來,我又不會吃了你!”
    盟主翻了翻白眼,沒好氣地說著,待沈溢走到了跟前,她向沈溢伸出了右手。
    “交出來……”
    “什么東西?”
    這次沈溢沒有裝傻,他是真的沒有聽懂,一個個的,都不把話說完,鬼知道是什么意思啊!
    “咱們這么熟,就收你十萬古塵幣好了。”
    墨某人又掏出了之前出過鏡的計算器,她鄭重其事地在上面按了一通,沈溢的余光掃過,并未揭穿她。
    計算器都沒裝電池,看來,一切的數字,不過是墨離隨口胡說的,這回,沈溢聽懂了,但是他選擇裝傻。
    別說他現在沒有這么多錢,就算有,他也不會出這筆錢,這是敲詐!這是犯罪!
    不過,他明顯低估了盟主的無恥程度,涉及到錢的問題,墨離向來不會含糊,沈溢不是沒聽懂嗎,墨某人會好好幫他回憶的。
    “那個視頻短片,你侵犯了我的肖像權,而且還產生了一定的經濟效益,更何況……”
    “沒錢,把老子逼急了,大不了罷工。”
    沒錯,墨離有墨離的絕招,沈溢也有沈溢的殺手锏,他的這招罷工,明顯出乎了對方的意料,墨離的面色一滯,做出了一定程度的讓步。
    “行吧,既然你這么說了,把你之前幫洛珂拍的幾張照片給我,咱們之間的債務就一筆勾銷……”
    “成交,成交,你可別反悔!”
    剛一說完,沈溢就后悔了,再聯想起之前洛珂的一番行為,以及盟主臉上的壞笑,他全都明白了。
    看來,女魔頭終究是女魔頭,自己的道行,還不如她啊!
    圓滿地達成了目的,墨離心滿意足地點了點頭,這時,她突然收起了之前表情,她一臉正色地朝著沈溢說著。
    “沈溢,明天的比賽就靠你了,這對我來說,真的很重要……”
    沈溢從未見過墨離這樣,他也收起了玩笑的心情,點了點頭。
    “沒問題,交給我了。”
    說完,他和盟主擊了擊掌,這是一個男人的承諾,無論如何,沈溢都會拼命完成。
    當然,是從明天開始,現在的他,只想好好睡上一覺。

文學樓(m.dingdian999.com)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某人在網游冒充神明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dingdian999.com

09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