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樓 > 其他小說 > 天地戰記 > 第二四七章大捷

天地戰記由文學樓(m.dingdian999.com)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九夏歷199年6月,黑麟鐵騎在北地下口一戰成名在戰局不利的情況下,打通了下口到達下易城的通道,在鎮南軍與冠軍騎以及下易城數支武裝部隊的共同協助下,一舉殲滅了姬芳所率領的冰鋒鐵騎,姬培瑾所率領的虎衛軍,雷蒙所率領的狼騎軍,沿路殲滅北寒敵人不計其數,俘虜北寒士卒六千余人。
    北寒國逃散士卒群龍無首,戰斗毫無懸念,很快變成了一場追殺與逃亡的大戲。
    成千上萬人逃離下易城,其中一部分人向極北的北寒國家鄉逃亡,而另一半人則向北寧城駐軍方向逃竄。
    冠軍侯古麒連夜帶領本部再次沿路清掃,奔襲下口,沿途斬獲無數,終于在凌晨時分趕到下口,徹底打通了下易城的通道。
    至此,九夏北地雙城的下易城危局徹底解除,九夏鎮南將軍楊忠開始布局解救九夏北地另一座大城北寧城的危局。
    北寧城北寒國駐軍中軍大帳
    當下易城戰敗的消息傳到姬培玉的中軍大帳之后,整個大帳內全都鴉雀無聲,喜歡假寐的軍師周文成一絲睡意也看不出來,他一直瞪大了眼睛,反復詢問著斥候各種各樣的的問題。
    知道再次確認戰況之后,周文成不可置信的呆坐在椅子上,就像失了魂一樣。
    “王賢戰死、王護戰死、雷蒙戰死、姬培瑾戰死、姬老將軍戰死……?你知道你再說什么嗎?”
    “北寒國駐守在下易城的幾萬人馬全都沒了?就連狼騎、虎衛和冰鋒鐵騎也都敗了?”
    姬培玉不斷的一邊重復著,“不可能,這不可能,這怎么可能!你再說一次,這怎么可能?”
    一邊使勁的拍打著桌子,這天他身前所有的東西都被震怒的姬培玉砸爛了,竟然連他最喜歡的一套銘文茶具都被他一掌打碎了。
    而這天,他也記住了一支軍隊的名字,‘黑麟鐵騎!’
    “黑軍!黑鱗鐵騎!我一定要你們血債血償!”姬培玉咆哮著,“你們快去查,這黑麟鐵騎的統帥古鳴是誰?我需要知道他所有的信息!”
    “還有,我需要黑軍所有的情報,你們不管用什么方法,總之關于這支九夏援軍所有的信息,都要盡快幫我弄來,我懷疑夏皇就是在用那廢少古麟做掩護,真正的統領或許就是那個名叫古鳴的家伙。“
    姬培玉意識到了,他犯下了一個極大的錯誤,對于這支他與周文成曾經極為輕視的援軍,他們一無所知,而這個錯誤顯然是極為致命的。
    “大將軍,大帳外有人拜訪。”一個傳令兵急匆匆的跑了進來。
    “這個時候是誰要見我?”姬培玉怒聲問道,他現在真想親自上戰場把那個九夏的援軍主帥碎尸萬斷。
    傳令兵小心翼翼的稟報:“有兩批人,有三位是來自冰極宗的大人另外兩位讓我把這個交給大將軍。”
    傳令兵雙手拿出一個血紅令牌遞了上去,姬培玉接過令牌,一眼便認出這是血影門的令牌,他連忙收起了怒氣,說道:“快,快去請他們進來。”
    “不,還是我親自去請他們進來好了。”姬培玉一擺手,道:“我現在有重要的事情要商談,除了周軍師之外,其余無關人等全都離開大帳。”
    ……
    ……
    話說沈劍文帶領著一隊人馬運輸物資,走了倆天的路程,這個時候他收到稟報,說是車隊之中發現了兩個奸細?
    運輸糧食物資可不比行軍打戰,最是要小心謹慎,萬一遇上小賊奸細,一把火可能就讓這些前線將士的急需物資化為烏有,而且,這一路到達北地下口總是要走上個把月時間的,
    抓到奸細這個消息自然立刻就引起了沈劍文的警惕,不過他也有些納悶,按理說車隊中的人都是來自宮中的禁衛,是他親自從哥哥沈時行那里精挑細選的,而且其中兩百武僧來自弘法寺,怎么會有奸細混進來了?
    不過來到被綁起來的奸細面前時,沈劍文大驚失色,“快,快給香幫主松綁。”
    沈劍文親自動手,幫兩個被綁住的奸細把繩子解開,然后無奈的看著添香與丫鬟珍珠,“香幫主,你怎么偷跑出來了?”
    添香雙頰緋紅,樣子看上去嬌憨可愛,珍珠有些埋怨的看著自家小姐,嘟著嘴道:“我都說了,一定是會被發現的,小姐偏不信。”
    不敢直面沈劍文的詢問,添香不好意思的左顧右看,“那個,我在夏都呆的有些悶了,聽說北地山川風景秀麗,地貌奇特不凡,而且風土人情很有意思,我便想出來看看,可是軟玉她肯定不同意,所以我就躲到車隊里了。”
    這個解釋讓沈劍文滿頭黑線,北地白地千里,哪有什么所謂的風土人情?倒是凍土不少,添香這個理由是用來誆騙小孩子的吧?
    沈劍文無奈的勸慰道:“香幫主,北地戰況緊急,你就算是到了下口也不一定能見到你想要找的人的,就算見到了,他也不一定會聽你的,而且,這一路艱辛,危機四伏,要不我排入送你們兩位回夏都?”
    “這可不行。”添香秀眉微動,一雙透亮的大眼睛看著沈劍文,端起了架子道:“我,我身為麟香玉的副幫主,去北地可是有重要任務的,沈樓主身為麟香玉長老,不幫我也就算了,難道就是這樣子為難幫主的?”
    沈劍文嘴巴微張,“香幫主,我這不是為難你,而是為你的安全著想,再說了,你這個香幫主一直都是什么大事都不參與的人,會有什么秘密任務?”
    “都說是秘密任務了,當然是不能說的,不然怎么叫做秘密任務?告訴沈長老,我這次可是必須去北地的,你可得聽我得。”添香用神秘的語氣說道,隨后在沈劍文灼灼的目光下,她縮了縮脖子,似乎也知道自己很難裝下去,便打著哈哈摸了摸肚子,說道:“我們珍珠已經躲在馬車里,已經兩天沒有吃東西了,肚子好餓,沈長老,你不會想要餓死本幫主吧?”
    “不敢。”想到添香與惡少古麟有些神秘的關系,又想到麟香玉的名字,沈劍文無奈搖頭,看來想要將這麟香玉得香幫主送走是不太可能了。
    沈劍文長嘆一聲,“唉……,既然如此,香幫主便先吃些東西吧,我讓你為你們準備一輛馬車吧。”
    如此,添香帶著她的丫鬟珍珠,隨著運輸隊向北地下口而來。
    ……
    ……
    李大天一直站在下口的城墻上翹首以盼。
    此從黑軍騎兵出城之后,他有些期待,不過更多的卻是擔心。
    下口外的情況,李大天比誰的清楚,黑軍騎兵,一支名不見經傳的雜牌軍,在這北地戰場上會有什么做為?
    不過,當第一個戰報傳到李大天這里時,他幾乎都認為自己聽錯了。
    “什么?黑軍陣前斬殺北寒國兩員大將,全軍出擊,斬獲無數,一場大捷,而且戰果輝煌?這是真的嗎?”
    “黑軍戰力這么強?!”這個戰報確實讓李大天頗為意外,他怎么都沒想到這支雜牌軍竟然這么厲害!不會是虛報吧?
    李大天追問道:“他們一共斬殺了多少人?”
    斥候眼中盡是欽佩,“我們已經斥候已經大致數了一下,怕是有一千多騎兵。”
    “這么多!”李大天不可置信的看向斥候,“那黑軍大捷,他們怎么沒回來?他們人去哪呢?”
    斥候努力吞了一口吐沫,說出了一個讓李大天差點一頭栽倒的情報,“他們一直向前去了,聽說他們是一口氣要打通下口到下易城的通道。”
    “我呸……!”李大天咬牙切齒,看著一臉無辜的斥候,氣的臉龐微微發紅,“我不是呸你,我是呸那什么黑軍,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他們只是去送死。”
    “唉……!”李大天來回在城上走來走去,終于還是下了決定,“這些自大狂妄的家伙,讓他們吃點苦頭也好,不過還是有些血性!”
    稍稍思考了一下,李大天沉聲道:“讓下口兩個守軍小隊去前方接應一下,萬一他們兵敗逃回來,我們盡量拖住北寒軍,給這些笨蛋爭取一些時間,快去!”
    “是。”斥候下去傳令了,李大天無奈的看向下易城的方向,碎碎念著:“他們可真是出生牛犢不怕虎啊,這下口通往下易城的通道至少也有三四萬北寒軍隊,而且據說冰鋒鐵騎也在四處游走,伺機攻擊,他們竟然想要一口氣打通下易城的通道,要我說,這援軍統帥他就是一個白癡。”
    隨著時間的推移,直到深夜,李大天一直在城上等待著新的戰報傳來,可惜的是,斥候探查的速度顯然比不上黑軍突進的速度,所以跟在黑軍后面探查的下口斥候根本不知道前面到底發生什么?
    “唉……,”這么久沒有消息傳來,李大天認為這支援軍恐怕是兇多吉少,他搖頭嘆息,能短時間內正面擊潰北寒國普通騎兵的隊伍,也算是極其優秀的了,可惜的是被他們那個沖動的統帥給徹底葬送了。
    夜很漫長,特別是在急迫等待一個壞消息到來的夜晚,寒冷且讓人絕望。
    清冷的月光照射下來,下口外的冰山反射著淡淡的月光,下口并不黑暗,反而安靜有些奇秀,讓李大天的心中涌起一絲悲涼。
    李大天有些感傷的喃喃自語:“整整四千騎兵,說沒了,一天也就沒了!“
    直到凌晨,一匹快馬從下口外狹長的通道奔馳而來,才把李大天再次拉回到現實,奔馳而來的那個身影很熟悉,李大天一眼就認出了來人。
    “白自立,他怎么一個人跑回來了?援軍騎兵一個都沒有回來嗎?”李大天的心沉入谷底,就像墜入了冰窖,在城上站了一夜,他的四肢早就被凍的徹骨冰寒,此刻他的心同樣冰寒徹骨。
    “快開門。”城下傳來白自立的呼喊聲,還有白自立招牌式輝動圓圈的雙手。
    “快,快給他開門啊!”李大天順著石臺,匆匆向城下趕去。
    城門緩緩打開,李大天已經迎了上沖入城門的白自立,白自立臉色紅潤,就像喝了酒一樣,那興奮的表情看到李大天有些奇怪?
    李大天連忙上前道:“老白,你回來就好,回來就好,怎么樣?那些黑軍就一個都沒逃出來?要不要我派人出去接應?”
    “見過李大人。”看到守門的侍衛忙著關閉厚重的大門,白自立連忙制止,“唉……,大門先別關,一會兒我們要迎接大部隊進下口,這一路下來,殺了個來回,倒是把我累了個半死!”
    李大天奇怪的看著白自立,這眼前的斥候隊長渾身血跡斑斑,到處都是污漬,可是那雙眼睛卻敞亮的透著興奮的光芒,這那里想是累的半死的人的狀態。
    “哎呀……,什么大部隊?你急死我了?那黑軍逃出了多少人?都在后面嗎?你快說,如果他們跑不動了,我排入出去接應一下,都是九夏熱血好男兒,能救回來一個就算一個,唉……都是被那黑軍統帥給害的。”李大天一邊跺腳一邊急道:“打了敗仗沒事,只要人活著,就有希望,喂,老白,你倒是快說啊?總的帶回來多少人?”
    “哈哈……”白自立豪爽的仰天大笑,雙眼冒著精光道:“李大人,你誤會了,我們可不是打了敗仗啊!而是大捷!是北地打戰打到現在為止最輝煌的一場勝利!”
    迎著李大天不可置信的目光,白自立用力的握住李大天的手,大聲的說道:“昨天黑麟鐵騎在主將古鳴的帶領下,一路沖殺,連續突破北寒國的駐軍,直接殺到下易城下,之后在下易城下與北寒國一場大戰,殲滅北寒狼騎軍、北寒虎衛軍、北寒冰鋒鐵騎,總計斬殺北寒國大將王賢、王護、雷蒙、姬培瑾,而且就連冰鋒鐵騎統帥姬芳的腦袋也被黑麟鐵騎將軍古鳴親手砍下。”
    “什么……?”李大天差點一屁股坐在地上,“你,你,你,你再說一遍。”
    這種感覺,就像是在聽天方夜譚!
    “我再說十遍也是一樣的!”白自立斬釘截鐵的說道:“別說你不相信,就算是到了現在,我也不敢相信,就像是做了一場美夢一樣!”
    白自立不無驕傲的用拳頭敲了敲自己的胸口,“可是,這確確實實是真的,因為我也參與其中,而且,在這一戰中,我也是黑麟鐵騎的其中一員!”
    “現在我可大聲的告訴大家,下易城的包圍已經徹底解除了,冠軍騎古麒正帶領本部人馬清掃下易通道的北寒殘軍,今天,這下口到下易城的通道將不會再有一個北寒士兵,而我們可以將這下口大門敞亮的打開著,我想用不了多久,冠軍侯古麒將會帶領人馬進入下口,大伙拭目以待就行。”
    “這真是真的?!”李大天似乎被突如其來的大捷消息給沖昏了頭腦,“這,這怎么可能?”
    “這不可能啊?!”他依舊不敢相信,繼續追問道:“你說的這黑麟鐵騎他們是怎么做到的?他們現在在哪?你的意思是說我,包括我們所有人,現在就可以去下易城了?而且通行無阻?”
    白自立笑著重重點了點頭,隨后眼神一暗,嘆息道:“黑麟統帥古鳴受傷昏迷,我出來的時候,依舊不省人事,黑麟鐵騎這一戰實在是太累了,四千人馬剩下不過一千多人,整整三千黑麟鐵騎埋骨北地,副將也戰死了一個。”
    “損失這么慘重啊!?”李大天表情變得凝重,也隨之嘆道:“戰爭,真是太殘酷了!”
    白自立的眼中突然泛起了一層水霧,他低頭看向下易城的方向,“是啊!黑鱗鐵騎剩下的將士已經進入下易城了,才一進城門,很多將士便直接趴在馬背上睡著了……”
    “下易城百姓給他們抬來水和食物,卻怎么叫也叫不醒他們!”
    聽著白自立的描述,李大天似乎看到了那個畫面,他咬著牙齒看向下易城的方向,心中的震撼與傷感在交融,那種感覺無以復加。
    白自立繼續道:“下易城的百姓和士卒們只能將他們從馬背上抱下來,用清水幫他們擦拭傷口,幫他們上藥,即使是這樣,他們很多人也還在熟睡,最后只能在城內廣場上鋪上草席,讓他好好的就地休息了。”
    “都是我們九夏國的好男兒啊!”李大天握緊了拳頭,“不行,聽你這么一說,我迫不及待地想要出去看看,去看看外面的戰場,去看看昨天到底發生了怎樣驚天動地的一場大戰?”
    “老白,這里就暫時交給你來安排,我帶一隊人馬出去看看,不親眼見證,我是怎么都不敢相信你所說的這一切的。”
    李大天招呼親衛隊人馬,拉上軍馬,就下口外面疾馳而出……
    凍土上鮮紅的血液大多已經凝固,變成了深深的褐色,一路上果然有九夏的人馬在打掃戰場了,他們挖出大坑將一路上的尸體和殘肢斷臂進行掩埋。
    放眼看去,果然再也看不到一個北寒士兵了,滿目瘡痍的凍土上到處都是深深的馬蹄印,路旁的巖石上也都是飛濺的血跡,就連路旁邊的大樹也都是刀痕……
    就看看地上破碎的戰甲和武器,李大天就可以想象到當時的戰況是有多么的慘烈。
    “黑麟鐵騎!”
    一支比冰鋒鐵騎更加強大的騎軍,李大天記住了這支騎軍名字。
    同時,他也記住了一個名叫古鳴的統帥!

文學樓(m.dingdian999.com)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天地戰記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dingdian999.com

09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