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樓 > 武俠修真 > 我師叔是林正英 > 第529章 回任家鎮

我師叔是林正英由文學樓(m.dingdian999.com)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沒有扶搖道長的消息,張敬和元吉道士雙方都有些失望。
    又聊了片刻,張敬便開口道:“元吉道長,沒有什么其他事情的話,我們就先告辭了。包桂香女士醒來后,就麻煩道長你幫忙解釋。”
    元吉道長連忙點頭:“不麻煩不麻煩,應該的。”
    張敬點點頭,爾后便和任婷婷離開竹林,返回南安縣客棧。
    今晚好好休息,明早還得繼續行趕路呢。
    疲勞不開車——御劍飛行也一樣。
    至于南安縣軍閥‘王大帥’死了之后,南安縣會不會群龍無首,混亂一段時間,這就不是張敬需要擔心的事情了。
    反正元吉道士會在南縣住一段時間,想來也不會出大亂子。
    回到客棧,任婷婷笑嘻嘻地對張敬揮了揮手,說道:“敬哥哥,晚安,明天見。”
    “嗯,晚安。”張敬點頭回應,兩人就各自回房睡覺了。
    兩人雖然已經有過很多親密舉止,但晚上還是要分房間睡的。
    畢竟還沒正式成親嘛。
    而且這么多年都忍耐過來了,也不差這一時半會兒。
    反正馬上就要回到任家鎮,離成親也不遠了。
    這忍耐的日子,張敬也算是要苦盡甘來了。
    嘿嘿……
    ……
    ……
    一夜無話。
    第二天清晨,南安縣便傳出了消息,昨天夜里王大帥突然暴斃,而且兇手竟然王大帥的一名小妾。
    這名小妾是殺人無數的妖精,喜歡吃人心,一直潛伏在王大帥身邊,這兩年來南安縣境內發生的幾起詭異慘案都是她做的。
    不過此妖現在已經伏誅,被大帥夫人請來的道門高人給斬殺。
    張敬和任婷婷早上起來退了客房,又在早餐店吃了早飯,聽到旁邊客人談論的消息,不由得搖了搖頭。
    很顯然,這消息是包桂香傳出來的。
    除了是想給殷世安的死找個合理的理由之外,也是即便小柔死了,包桂香心中也意難平,一定要抹黑她。
    不論如何,她都不可能向世人宣布殷世安本身就是個大魔頭,知道小柔是妖精的身份還故意利用。
    她更不可能承認,小柔是真心愛著殷世安,甚至愿意為殷世安去死。
    不過這一切都已經不重要了。
    死后的過錯任由他人評說又如何?
    張敬和任婷婷吃完早飯之后,便朝著任家鎮的方向,御劍而歸。
    此時已經到了春天末尾,植被已經從新翠朝著茂盛轉變,花朵也開始逐漸結出果實,但景色依然漂亮。
    特別是御劍而行,在層層白云中穿梭,看著下方山川河流在腳下倒退,讓人有種御劍乘風來,除魔天地間的逍遙感。
    拿出一瓶在離開南安縣打的當地特產酒,‘噸噸噸’喝了兩口,感覺就更足了。
    三年的石堅張敬愛上了喝酒。
    不過原來嘛,是苦酒入喉心作痛,現在卻是愜意才喝酒,心情完全不一樣。
    “婷婷,還記得三年前我叫你唱的那首歌嗎?”張敬笑著問道。
    “好春光,不如夢一場?”
    任婷婷靠在張敬懷里,回過頭望著她甜甜一笑。
    “嗯。”
    張敬點點頭。
    任婷婷清了清嗓后,便用她那悅耳的聲音唱起來:
    “好春光,不如夢一場,夢里青草香~”
    “你把夢想帶身上,藍天白云青山綠水,還有輕風吹斜陽~”
    ……
    “小風大浪地獄天堂,還有你的燦爛臉龐~”
    ……
    “這花開花落一千年一切形狀,我還是自己模樣~”
    ……
    任婷婷唱歌自然是比張敬好聽多了,清脆動聽,歌聲隨著兩人在云上飄蕩。
    這首歌,是三年前張敬陪著任婷婷前往尋找她大伯一家,一路游山玩水,也正值春光無限,人生得意,有感而發的張敬教她的。
    沒曾想,那次卻遭遇大難,一別三年。
    今天在唱這首歌,令兩人都別有一番感觸,心中也再次暗暗發誓,從今以后再也不分開。
    三年相思苦,甚至還要時時刻刻擔心對方安危,這太折磨人了。
    ……
    ……
    清晨從南安縣出發,中午時分,張敬和任婷婷便抵達任家鎮上空。
    在鎮口,張敬便收了劍匣,帶著任婷婷緩緩降落。
    看著眼前熟悉的街道、店鋪,兩人倒沒有近鄉情怯,有的只是高興。
    三年的時間雖然漫長,但卻還不足以抹去一個人的痕跡。
    而且,任婷婷又是那樣的漂亮可愛,讓人看了一眼后就能深深記在腦海中。
    至于張敬,雖然算不得貌比潘安,不如殷世安那般帥得不像話,但至少也絕對算得上英俊,儀表堂堂相貌出眾……
    反正張敬自己是這么認為的。
    帥哥美女,不管走到哪里都是引人注目,令人印象深刻的。
    所以,兩人手牽手走在鎮上,很快就有人認出了他們。
    “哇,這姑娘好漂亮啊!不是咱們鎮上的吧?跟畫報上的仙女似的!”
    “咦?不對,這姑娘好像有點熟悉……對了!是任家大小姐!”
    “任家大小姐?哦!我也記起來了,任婷婷,任家大小姐!我聽說當年她爹死后沒多久,她好像去親戚家里了吧?好幾年不見了!”
    “嘖嘖嘖,幾年不見,任小姐是出落得越發水靈了啊!”
    “對了,牽著任小姐手的男人是誰?相貌很一般啊,平平無奇,完全配不上任小姐嘛!”
    “嗯,是有點不搭。不知道是走了什么狗屎運,竟然能博得任小姐這樣的美人的芳心?”
    “不過這男人我也感覺很熟悉,好像是咱們鎮上的人。但具體是哪家的,又一時想不起來了。”
    “嗯,我其實感覺也很面熟,就是一時之間想不起來是誰……”
    行人竊竊私語的談論聲,在嘈雜的街道上,一般來說是傳遞不遠的,當事人也不可能聽到。
    但張敬和任婷婷都不是普通人,聽力出眾,這些議論聲基本上都能聽得清清楚楚。
    如此一來,本來回到鎮上很開心的張敬,很快就不那么開心了。
    馬丹!
    什么意思啊?
    這群人記得任婷婷,卻不記得他?
    任婷婷漂亮可愛,難道他就不英俊瀟灑了嗎?
    相貌一般,平平無奇,難道我是大眾臉?
    這是他受到過最大的污蔑!他甚至懷疑這群人是在羨慕嫉妒他,故意埋汰他!
    “對!一定是!古天樂的相貌不也被說是平平無奇嗎?我長得也就勉強和古天樂一個級別吧!”
    張敬深吸了口氣,平復住了內心的打擊,自我安慰道。
    不過這群人也是真的過分。
    怎么說自己當年在任家鎮也是小名氣的張道長,僅次于九叔,拯救了好幾次任家鎮安危,僵尸、厲鬼、山賊邪修,自己都除過!
    這群混蛋竟然沒人把自己深深記在腦海中!
    就在張敬忿忿不平,考慮著自己是不是該自爆身份時,終于遇見了一位熟人。
    不是別人,正是任婷婷表哥,鎮上保安隊隊長阿威!
    這家伙還是老樣子,挺個大肚子,走著六親不認的步伐在街上巡邏著。手里還拿著一串葡萄時不時往嘴里塞一顆,估計是從小商販攤位上順來的。
    兩條狗從他腳邊追逐這竄過,嚇了他一跳,手中的葡萄也掉了,這家伙當即就怒聲道:“哪里來的野狗!去,把這只野狗給我打了,晚上吃狗肉!”
    “是!”
    馬上就有一名手下跑去追狗了。
    常威看了看地上的掉落的葡萄,還不解氣,對身邊的其他手下吩咐道:“以后鎮上不能有這些到處亂竄的野狗,咬人怎么辦?看見一只打一只!聽到沒!”
    “隊長,分不清是野狗還是家狗,怎么辦?有些是別人家里養的,出來遛狗的。”有手下問道。
    常威瞪眼怒聲呵斥道:“遛狗不栓鏈子,那就是野狗!看見了找打不誤!誰敢有意見,就讓他來找我!”
    手下士兵點頭,不敢再多說了。
    “阿威隊長,好大的官威啊!”
    這時,旁邊傳來一道笑意盈盈的聲音。
    常威一聽本來快要平息的怒火又升騰起來,正要發飆罵人,但轉過身看見說話之人,當即就愣住了,瞪圓眼睛說不出話。
    任婷婷笑呵呵地喊了聲:“表哥。”
    常威才反應過來,連忙跑上前,驚喜萬分地喊道:“表妹!表妹夫!你們終于回來了!我想死你們了!”
    說完,這家伙激動之下就要對任婷婷來個擁抱表示歡迎。
    任婷婷當然是靈活的躲開,沖過來的阿威被張敬一只手抵住了腦袋,沒好氣地道:“阿威隊長,你想干嘛?”
    常威停下來,訕訕地笑道:“妹夫別介意,我沒其他意思,我這不是太多年沒見到你們,心情激動嗎。”
    張敬冷笑道:“激動怎么不見你抱我?”
    “咳咳……”常威撓了撓頭,轉動眼珠子直接換了個話題,問道:“表妹,妹夫,你們什么時候回來的?”
    “才剛到任家鎮,都還沒來得及回家,就碰到表哥你了。”任婷婷笑著道。
    “所以說咱們這是一家人嘛,天注定的緣分。”常威嘿嘿笑著拉著近乎,隨即有好奇問道:“表妹這幾年你到底干什么去了。我聽你家里老管家說,表妹你是去了遠房親戚家,可是走親戚也不至于一走幾年吧?妹夫你呢?我問過九叔,九叔又說你云游天下去了,到底怎么回事?這些年來我一直在為你們擔心呢!”
    當年婷婷差點被奪舍,讓老天師救回龍虎山,張敬灰溜溜的回到任家鎮,將真實情況只告訴了九叔、蔗姑等人。
    至于其他人,比如任家老管家什么的,為了維持任家的生意,不動蕩,張敬撒了個善意的謊言,
    “此事說來話長。”張敬搖了搖頭,問道:“你先跟我們說說,我不在的這幾年,任家鎮有沒有發生什么大事?”
    “當然有!這幾年啊,任家鎮發生的事情可多了……”
    常威立即打開了話匣子,開始滔滔不絕的講了起來。
    ~

文學樓(m.dingdian999.com)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我師叔是林正英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dingdian999.com

09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